第305章:通天:我的徒弟……和我有什麼關係?

-

帝辛看著麵前趾高氣昂的原始……自己認慫,還要做出這幅趾高氣昂的模樣給誰看呢?

“就這?不用看了,諸君,進攻!”

帝辛猛地又要把右手揮下,但才落下一半不到,又再一次被通天給死死抱住,無法發號施令!

“人王,冷靜冷靜!”通天死死抱住帝辛,解釋道:“人王你也要理解我二哥,主要是吧,他也當了那麼久的聖人了,高高在上習慣了,不怎麼會道歉……理解,理解啊!”

“還有二哥你也是!”

勸完帝辛,回頭又衝原始瞪了瞪眼:“您都要補償了,還板著一張臉給誰看呢?還是說,你就想西岐覆滅,闡教從此斷了人族道統,成了洪荒裡最大的笑話?!”

通天的話語,猶如最後一根稻草,徹底將原始的驕傲給壓垮。

是啊,若真被人族抵製,成了人族笑話……甚至闡教道統無法傳播,那對他未來的悟道之路,未來的混元大道,那纔是天大的打擊!

關乎未來,關乎混元大道,關於教化、道統……這一係列的壓力,壓得原始即便想要繼續驕傲,但麵對此刻的暴怒的帝辛,也隻能聲音放低,開口欲補償……

“我……願意補償,事已至此,還望人王給予公平一戰的機會!”

“大王!”

帝辛還想拒絕時,身邊,薑王後在李靖的示意下,湊了過來!

“大王,為了人族未來,可以答應……”

“可是你……”

帝辛擔憂地望向薑王後,那可是你的親生孩子!

薑王後咬咬牙,以恨不得將人生吞活剝的,怨恨至極的目光死死剜了原始一眼,然後血紅著眼,一字一字,字字泣血地說道:“本宮……本宮就當冇生過那兩個孩子!

本宮還年輕,還能為大王誕下王子!為了人族,為了大商,殷郊、殷洪,再與本宮無關!”

音落,薑王後隻覺自己身上什麼線斷了一般,內心一股劇痛,嘴角更是溢位鮮血……

見此情形,帝辛強忍住欲開戰的衝動……連王後都按下了喪子之痛……是的,在王後眼中,那兩個兒子,和死了冇什麼區彆!

帝辛,又能說什麼?

“好,你要如何鬥?”

“本座要你發下天道誓言,收下補償後,若有阻擋,不得直接率大軍進攻西岐!念上天有好生之德,凡人對凡人,修士對修士!直到無陣法,無修士阻礙後,才能展開凡人戰爭!”

“嗬,打得真是一手好主意啊!”帝辛冷哼一聲,就要諷刺反駁……

【他西岐是給你們闡教捧了臭腳?掏空倉庫都要保他們?】

【量劫都已經到這份上了,還想死保西岐……他姬昌是救了你原始的親爹嗎?】

帝辛不知道的是,其實原始早已後悔……如今死死糾纏不休,也是被剛剛他自己所言,大商不得傳播闡教教義給逼的了!

畢竟,諸天萬族,真正尊崇上下尊卑的,唯有人族……就連龍鳳、麒麟等族,那也是叢林法則,實力說話!低輩分龍族若能生出四爪、五爪,甚至能壓在爺爺這一輩的頭上!

這邊帝辛話纔剛落,內心微動,欲回答時……耳邊,傳來金靈的聲音!

“大王儘管放心答應,區區陣法而已,上清一脈,定全力支援大王破陣!”

【論陣道,原始雖為聖人,但真正的高手,還得看上清一脈!】

【原始定下的陣法又能如何?難不成,還能比誅仙劍陣和九曲黃河陣強了?等到破陣時,再讓孔宣一起去,下狠手,為王後報仇……對,就這麼定了!】

“好!一言為定!”

帝辛盯著原始,說出了同意的話語。

“不過,孤也有一事提及!”

“就是若大商這邊未出聖人級戰力,還望原始聖人,莫要以大欺小!”

帝辛望著原始,他這一次,可是打定主意,要借破陣一事,將十二金仙屠殺一空!報仇雪恨!

若他提前出手,那少死了一個咋辦?那不是不能幫薑王後報仇……不對,是不能逼原始了嗎?

作為人王,他是不會為情緒左右的!嗯,就是這樣!

“可!”

原始雖不知帝辛為何如此言說,但也點了點頭,表示同意……畢竟,在他眼中,闡教弟子都是一等一的優秀!又有燃燈這等手持混元盒的三屍準聖在現場!

贏,不一定,但保命,不是簡簡單單的事嗎?

當然,這其中嘛,自然也有燃燈未曾將戰場上的真實的戰況,告知原始聖人的原因……丟了人,他也不敢說實話啊!

失敗,也都歸咎到敵人太卑鄙,或是法寶太強上……修為、能力什麼的,他是隻字不提!自然,也就給了原始錯誤判斷的理由!

見原始毫不猶豫的答應,帝辛一時間還有些疑惑……可在看了燃燈一眼,尤其是他有些尷尬的動作後,帝辛瞭然。

敢情,是被自家人坑了啊!

【既然如此,那就莫怪他辣手無情了!】

“天道在上,吾大商人王帝辛……”

接下來的時間,帝辛冇有任何遲疑,等原始給出足夠的天材地寶作為賠償後,便大大方方地當著所有人的麵發了天道誓言……而後,給了李靖一個眼色。

李靖拍了拍手,身邊旗手迅速揮舞著旗幟……不過一炷香的功夫,剛剛從四麵八方包圍住西岐城的軍隊撤開,但也冇有回城,皆留在了帝辛等眾將身後!

帝辛,自然坐在萌蘭身上,來到了戰場正中,直視原始!

“聖人,陣法,可以佈置下來了!”

“人王,”原始望了一眼人王身後……足足百萬大軍,密密麻麻的一片……尤其是那整齊的軍容,站在那一動不動,沉默而高昂的士氣,直看的原始眉頭直皺,壓力極大!

他敢說,這百萬大軍,哪怕是放到巫妖大戰時期,麵對妖族、巫族的普通大軍,單憑這股子氣勢,軍陣,就絕不會落下風!當然,高級部隊另算!

人族,啥時候已經有這份底蘊了?

帶著疑惑,原始詢問道:“既然要破陣,人王為何不將軍隊撤走?何必留在此地,浪費軍力,徒耗履重錢糧?”

帝辛輕笑一聲,嘲諷一笑答道:“聖人你是真不懂,還是假不懂?破一個陣法而已……聖人,您不會覺得您一個以煉器、修法為核心的闡教,陣法實力比得上以劍道、陣道為修道主力的上清一脈吧?”

“吾之國師府,可包含瞭如今所有上清一脈的親傳弟子……你闡教陣法,孤怕要不了多久就破了,正好率領大軍蕩平西岐,也免得再來回跑,徒耗時間、錢糧!”

帝辛的話,猶如一個巴掌,狠狠打在原始臉上!

原始不忿地望向通天……雖說我闡教大道與陣道無關,但你身為三弟,真敢派你弟子來破我陣法?

隻是一眼,通天就看懂了自家二哥眼裡的未儘之意……吵架也吵習慣了,有些話不用說,一眼就能明白!

“二哥,你知道的,我向來對弟子都采取的放養政策!”

“隻教功法,再引導一下他們彆走上邪道,未來道路怎麼走,都是他們自己決定!幫不幫大商的,我可從來冇有管過啊!”

通天連連擺手,表明自己絕對不乾涉弟子行為!同樣,也表明自己絕對冇讓弟子加入大商,與闡教作對的意思!

原始也知道自己三弟的脾性,一股子邪火,頓時被堵在嘴裡說不出口!

“三弟,你……”

罵也罵不出口,可不罵又憋屈……尤其是看到通天那一副和我冇有關係,實則眉角含笑,賤賤的目光,原始就氣不打一處來,狠狠瞪了他一眼,眼不見心不煩,望向帝辛去了。

“就如人王所言便是!本座也相信本座弟子,更信闡教陣法!”

“嗬,希望等一會,你也是這麼想的!”

帝辛譏諷地嘲笑一聲,做了個請的手勢!

“聖人,請佈陣吧!”

原始也不多話,伸手一揮……之前收起的陣圖,再次落下!

燃燈、十二金仙不等原始下令,待到陣圖落下時,紛紛從雲端跌落入陣,各自按照之前演練,紛紛落在屬於自己的位置上!

西岐城前方,無數金線從地下向上纏繞而出……片刻之後,金線纏繞範圍內白霧瀰漫……

待到金仙升至頂端時,一個金色屏障顯現,盪開……無數玄奧的花紋、文字刻印在屏障上,儘顯威儀!足足維持了數個呼吸後,方纔隱入白霧瀰漫中!

見此情形,帝辛一時間,還真有點被原始給唬住了!

【這形態,這陣法……金靈率領的國師府,真的有把握破陣嗎?】

【總不會,截教陣道和闡教道法一般,叫的厲害,實則也不咋樣吧?】

帝辛內心胡思亂想著,而能聽到黃妃等人傳音心聲的金靈等弟子,無奈地翻了個白眼……自家這大王,當真是逮著誰,都要吐槽一頓啊!

通天也被帝辛那一襲心聲,給聽的火冒三丈……下意識地往陣法所在望了一眼,冷哼一聲:“花裡胡哨!”

“三弟!”

原始不悅地望向通天!

通天嘴角抽搐了一下,卻也不怕:“二哥,我又冇說錯!你的陣法核心全在白霧內……不入陣,根本無法看清陣法虛實。那些花紋、線條,不都是為了彰顯陣法威儀嗎?”

“二哥,你實在是太著相了!”

一邊說著,通天一邊搖著頭吐槽原始……原始額頭青筋暴跳,但凡說話的不是通天,而是換成西方二聖,他提著盤古幡就上了!

(西方二聖:喵喵喵?(⊙.⊙))

“閉嘴!”

原始冇忍住,又狠狠地瞪了通天一眼……通天見原始真的有些怒了,也不再逗弄,乖乖地做了個閉嘴的動作,趴回了夔牛身上,找了個瓜啃著……

嗯,這些天吃瓜群眾當太多,還真有點上癮!果然,人王心聲說的不錯,當吃瓜群眾,八卦大眾什麼的,最有意思了!~

現場,見陣已布完,原始望向帝辛!

“人王,陣法已布,你可以派人前去破陣了!”

“二師伯!”

帝辛還未回答,帝辛身邊的雲霄,便大步上前出列,對著原始行了一禮:“二師伯您身為聖人,親自設計的陣法必定玄奧異常!就是不知,可敢讓弟子一觀?”

原始垂頭掃了雲霄一眼……排名第六的親傳弟子?又不是多寶、金靈,他有何懼?

當然,這也是原始向來輕視截教弟子……他可不知道,單論陣道實力,雲霄,都快超過通天了!

(PS:不是吹牛的哦!封神演義中,唯一可以以一敵多,且壓著對方打的陣法,就隻有九曲黃河陣!一對十三,加燃燈,鎮壓十二個,燃燈隻能逃跑……這戰果,誰敢說雲霄不強?)

“雲師侄想看,當師伯的又有何不敢?且去看來,再勸人王罷手!上天有好生之德,大商當早歇兵戈,莫要強行破陣,徒增傷亡!”

雲霄完全不為原始之言所動……聽到允許觀陣後,朝原始行了一禮,也不顧孔宣那幽怨、擔心的目光,一腳踏出,便來到了大陣門前!

抬頭一看,陣門之上懸掛著幾個大字:“十二時辰陣!”

第一個陣門上,印有陣名:“子時”!

雲霄微微皺起眉頭,若有所思……從陣門下方往陣內望去,十二色光芒交織,在陣中幻化成各式各樣的動物,彷彿有千萬般變化一般!

深吸一口氣,雲霄推開第一座陣門……

陣內,一片漆黑,隻聽得無數淅淅索索之聲……雲霄下意識地祭出混元金鬥護住全身,但在黑暗籠罩下,即便是有混元金鬥這般極品先天級靈寶,亦隻能照亮身前一二米範圍,時不時從光芒照耀中跑過的黑影,更是給雲霄帶來了極為不適的噁心感!

“子時……嗬,這陣法,準確說,叫做子鼠陣吧?你說我說的對嗎?主陣人,廣成子!”

“你怎會知道是我?”

雲霄話音剛落,一個錯愕的聲音從陣內響起……而後瞬間,陣中光芒大亮,再不複剛剛黑暗之態……目光過處,到處鋪滿了黝黑的,宛如老鼠一般的,散發著黯淡能量的動物!

陣法正麵,一直巨大的老鼠頭顱所在的陣台上,廣成子盤坐於上,正一臉驚詫地望著雲霄!

各位讀者老爺們,求追訂,求追訂啊!~一定要全訂哦!~-